Zz

陆维luv baker:

【《LANTERN》宣传其一】

这是连载宣传,不是乐评。

看文的时候如果作者配上了得当的背景音乐观感会有极大改观。这首曲子我放在了新文《提灯》主角第一次使用开山刀的那场打斗中播放。用一些云友的话来说,本曲“非常适合体会一个人的孤独时听”。


以下节选

这个时候,我突然有了个想法。

我能大致估摸地出他的位置,所以想拼一拼。腿上的刀袋拍击着我的大腿外侧,和心跳声同样震耳欲聋。

近了,近了……

就在他距离我五米不到的地方,我猛抽出腿上的开山刀,回身就是一个横劈,我已经尽量快速了,从右至左,从下到上,希望能击退他。然而我这是在做梦了,他的身体素质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,我的刀尖在他的衣服上划了一道口子,甚至能感觉到划入肉的质感,但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,而是一个踉跄向一边滚去。

好家伙,反应够快!我马上调整姿势冲向还没爬起来的他。刚才那一刀,如果不是他向旁边翻滚了,此刻刀尖早已插入了他的胸腔。我来不及称赞他,此时只想用刀结束这场战斗。

他的反应非常快,我冲过去的瞬间他已经伏在了地上,立刻送了我一记扫堂腿。我没躲闪开,刀从手里飞了出去,掉在了远处的草丛里。

我抬头看已经爬起来的他。他穿着普通的军用夹克,看不清脸和头,但能感受到,伤口已经激起了他的血性。军人最大的武器就是血性。我想寻找开山刀,但太暗了我根本看不清。身后绑着狗腿,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拿狗腿了。所以我做了一个很错误的决定——放弃械战,选择和他肉搏。

就算有做过一段时间的拳击锻炼,我得身手依旧比不过他。我的每一掌都没能打到他的身上,甚至连靠近他都没能做到;而他的每一个拳头都实在地撞击到了我的肌肉,骨骼,很快就让我眼冒金星了。

他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弱小,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用力击打,而是转为捕捉四处闪躲的我。虽然可以看见他的身影,但我却无法预估他的动作,所以在我回身寻找的刀的瞬间他一个擒拿把我狠狠按进了地里。

是狠狠按进了地里。我的膝盖先着地,然后头直接砸向了泥土地面。我立刻绝望了。我想这次我是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他掏出了什么把我的手捆了起来,平息了一下呼吸,从草丛里把我的开山刀捡了起来。但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把刀丢到了附近的草丛里。我被他控制着,脸埋在土里,不敢作一点声响。

“你完了。”他平静的说了一声。然后踢了踢我让我起来。但这个时候,我却无法遏制地哭了起来。我并不想哭,我没有想哭的意思,但是,我的泪腺就像是故意想要让我丢人一般开闸放水。很快,我的两颊就沾满了泥巴。

“起来,别像条死狗一样。”说着他就把我揪了起来,我勉强站好,他一手捉着我的脖颈,一手握着我被反绑的双手。他比我高很多,我没有能力再反抗他了,只能被他推着走。一路上我不再挣扎,他也没有再用力推搡我。隔着一层湿泥,我还能依稀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。毫无疑问,他的胸口一定被我划出了一道口子。虽然我没能胜过他,但至少能在他身上留下自己挣扎过的印迹。

不对啊。我为什么要在别人身上留下自己挣扎的印迹?我把自己努力的痕迹化成了别人的荣耀,这才是最让人伤心的好吗?我完全失败了好吗?

我一边走一边想,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。

(《提灯》目前在一个豆奶群里连载,预计九月与大众见面,心急的可以先进群来看。群号见陆婪

评论

热度(67)

  1. 他的阿多陆维luv baker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高表哥陆维luv baker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Zz陆维luv baker 转载了此音乐